一期一会,三赴“科学T大会”,科学少年们的成长约定
2022-10-31
WLA上海中心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10月30日,第五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以下简称“顶科论坛”)的首场重磅活动“科学T大会”在上海国际传媒港“金盒子”举办。大会以“以少年之名 燃科学之光”为主题,特邀世界顶尖科学家、两院院士与青年科学家、热爱科学的青少年老中青三代同台对话。

来自全国各地的“未来科学家”以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聆听大咖演讲、参与趣味实验、展示科创作品、触摸前沿科技。在大会的间隙,顶尖科学家协会(以下简称“顶科协”)采访了三位“三朝元老”——暨南大学学生邹一鸣、湖南大学学生倪嘉舟、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学生汤杰,跟他们聊了聊三赴“科学T大会”的感受。
 

“科学T大会”来了“三朝元老”

邹一鸣今年带来的课题与逆光致变色涂料有关,这种化学制品如今已被广泛用于光信息存储等领域。在今年的“科学T大会”上,邹一鸣提问诺奖化学奖得主、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副主席迈克尔·莱维特教授(Michael Levitt),“化学动力学数据计算有什么更普遍适用的方法?”莱维特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常识。

在“科学T大会”的现场,邹一鸣身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随身携带的蓝色封皮笔记本。从去年开始,他就将这本笔记本带在身上,随时记录科学前辈的金句,以及他对科学问题的思考与感悟。短短一年,这本1厘米厚的笔记本已经写满大半,还留下了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雷蒙德·斯蒂文斯、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姜雪峰、华东理工大学教授张志鹏等科学家的签名。

邹一鸣和他的笔记本 图 | 文汇报

倪嘉舟今年的项目名称是“一片叠层石——我的科研故事”,综述了几年来自己做过的多个科研项目。倪嘉舟是汪品先院士的“粉丝”,今年“科学T大会”上,他“追星”成功,现场送给偶像一本收集了他和同学们实践成果的书——《一片叠层石》,获得了汪品先院士的鼓励,“继续保持对科学的热情,争取从小科学家变成大科学家”。

倪嘉舟不但玩得了生物化学,也搞得定音乐绘画。小提琴是他从小保留至今的爱好,还有摄影、素描、中国画、乃至非物质文化遗产“烙画”等等。还是大学生的倪嘉舟早早就拥有了名片,名片上印有“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字样,他在高中就办过摄影展。
 

倪嘉舟送书给汪品先院士 图 | WLA上海中心

汤杰今年的项目主题是“地球与木星之间的双星洛希瓣吸积模拟”,他受到电影《流浪地球》的情节启发,使用数值模拟方法,研究不同距离下地球和木星的吸积作用,以科研实践畅行童年时期关于星际穿越的想象。

和参会顶尖科学家菲尔兹奖得主埃菲·杰曼诺夫(Efim Zelmanov)的名言——“数学的一半是科学,一半是艺术”——不谋而合,汤杰痴迷着数学的同时热爱着音乐,他认为,“数学和音乐一样具有很多共通点,都是和谐的,具有一定对称性,还非常的精妙。”在“科学T大会”现场,汤杰即兴演唱了意大利歌曲《绿树成荫》,雄浑美妙。
 

和顶科对话,和同好交友

谈及“三年参加‘科学T大会’的感悟和收获”,三位“未来科学家”认为两点最重要:一是跟顶尖科学家对话很棒,二是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很开心

倪嘉舟认为,“科学T大会”给青少年提供了一个难以想象的机会。在平时,想要跟诺奖级的顶尖科学家沟通是很难的,或者说几乎没有这样的渠道。“科学T大会”提供给了倪嘉舟这样一个机会,他每年都想要通过这个机会跟顶尖科学家对话。对倪嘉舟而言,参加“科学T大会”已成为一个不算是约定的约定,他表示:参加“科学T大会”,会有一种类似于社群或者是好朋友每年见一面的感觉,非常美妙。

倪嘉舟参加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图 | WLA上海中心

参加“科学T大会”的收获是什么?倪嘉舟说:通过“科学T大会”,我的学术视野、学术思维有了非常大的提升;同时,顶科论坛这个平台也带给了我很多其他东西,比如,第一年参加“科学T大会”,我登上了央视,这件事也得到了学校的关注,在我开展一些科研尝试、申请一些项目的时候起到了推动作用;此外,我觉得顶科论坛确实吸引了很多真正的科学爱好者,包括青年朋友,然后大家一起来玩一些科学的东西。

对汤杰来说,“科学T大会”是失意时候重拾信心的微光。汤杰讲述,在高三的时候,因为一些个人原因,他的科研、学业、留学计划全部被打乱,生活态度一度很消极。参加“科学T大会”是那段时间里的唯一希望,“‘科学T大会’给了我一个平台去表达我一直以来的一些观点,并且得到了诺奖得主的认可。”

为什么诺奖得主的认可那么重要?汤杰说:“因为我的一些想法,那些我小时候就开始有的一些想法,一直以来没有得到什么认可,有的人不关心,有的人不在乎,有的人没有想到这一层。所以,得到认可,而且是比较厉害的人的认可,对我而言非常重要。”至此,汤杰重拾了信心,这对他的学习以及将来要走的路、要做的方向,都是极大的支持。

汤杰参加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图 | WLA上海中心

邹一鸣在上海长大,“进水楼台”,在初中的时候就知道了顶科论坛,想要参加“科学T大会”。后来,他参加英才计划、参加上海市的创新大赛,一步步走到“科学T大会”。而邹一鸣参加“科学T大会”还有意外之喜,“通过‘科学T大会’以及顶科论坛的媒体报道,更多人知道了我以及一些研究和努力”。

此外,在“科学T大会”,邹一鸣还遇到了一群热爱科学的同学,有了科学同好的归属感。邹一鸣讲述:“在普通高中里,有些事情很少有人去做或者以前没有人做过,你将长时间处于一个人的孤独状态。这个时候,你突然遇到了一群和你同路的人,你会有一种归属的感觉。顶科论坛让我有了这种归属感。”

邹一鸣参加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图 | WLA上海中心

在三年中,邹一鸣的身份也慢慢转变,从最开始的顶科论坛参与者到如今想要成为一个科学传播者。邹一鸣说:“顶科始终有一种魔力——你在这边,你跟诺奖级科学家对话,你始终是一个平等的身份,不会感觉到前辈与后辈之间那种层级感、压迫感。这一点很难得。”
 

“你来了,他来了,所以我来了!”

问及“为什么今年还会来参加‘科学T大会’”?

倪嘉舟:因为他来,且他来,所以我来。

邹一鸣:因为你来了,他来了,所以我来了。

三个朝气蓬勃、青春洋溢的科学青年相视而笑。他们从广州、深圳、长沙奔赴上海,不止为了10月30日的“科学T大会”,还为了三人一年一度的“约会”。谈到三人的友谊,倪嘉舟说:“简单一句话,邹一鸣昨天晚上凌晨一点多到的时候,我们三个聊天聊到早上六点半,聊到看日出。”

(左起)汤杰、邹一鸣、倪嘉舟合影 图 | 倪嘉舟

从两年前第一次参加“科学T大会”开始,他们就成了好朋友。他们仨有一个微信群,里面会分享一些科创相关的东西,分享一些顶科论坛的相关动态,也会相互种草好物。

如今,三人都升入大学,微信群越发活跃起来。大学生活没有想象中的轻松。三人一致认为,大学比高中还累,高中只需要做卷子,大学有学习压力、科研压力、创新创业压力大,还有学生工作、艺术创作,还要搞科普创新,时间管理很重要。倪嘉舟调侃,“只想回高中休息”。很忙的时候,三人就在微信群里吐槽、卖惨。

升入大学,他们也纷纷把自己的科研项目安排上了日常。大一新生邹一鸣打算把高中时候没做完的项目拿到大学继续做,目前已经定下研究方向,跟学长一起做生物碳基材料方向的研究;汤杰打算跟着做电子部研究的老师开始做科研,目前正在学习一些物理知识、实验操作、建模方面的内容,为科研做准备;倪嘉舟最近打算做一个与可持续发展相关的科研项目,上周刚刚把项目组扩大到12个成员,项目成员来自7所高校的10余专业,希望能够做出一些真东西……

三位科学少年“晋升”科学青年,继续探索着科研之路。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