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研究单细胞生物,但我一点也不单细胞
2021-09-24
WLA上海中心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看着这幅画,你会想到什么?

                                                                                         还有更多。

这些融合了科学与艺术的画作,来自台湾地区凤山高中的高三学生王佑宸。他是一位对“单一”特别执着的艺术家,不管是单细胞生物还是在别人看来略显乏味的单个绘画主体,对于佑宸来说都是恰到好处的美丽。

说佑宸是“艺术家”,是因为他是台湾地区的“社会组”考生;但他同时又对科学、尤其是生命科学充满了兴趣。套用大陆的说法,就是有着一颗理科心的文科生

佑宸对生命科学的兴趣,与家庭环境息息相关。因为爸爸是医生,佑宸和妹妹在小时候就经常会问一些很特别的问题,比如说作为一种遗传性凝血功能异常的出血性疾病——血友病的患者是不是更不容易形成血栓(血栓是血流在心血管系统血管内面剥落处或修补处的表面所形成的小块)呢?

医生爸爸回答说这种推论按照常理来讲是没错的,但是也不能保证血友病的患者100%不会发生血栓,还是要以每个病人的实际情况为主。在提问的过程中加入自己的思考,在一次又一次脑力激荡的过程中,小小的佑宸逐渐产生了对科学的兴趣。

在妈妈的推荐下,佑宸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科普杂志《科学人》,并在阅读的过程中为科学那种神秘又难以言状的美深深地着迷。“神秘的单细胞生物有什么样的习性?它们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外界沟通的?细胞的功能是否会根据外界环境的不同而有所变化?不同细胞分泌的激素对个体的成长有什么帮助?…”无数的问号充斥着佑宸的小脑袋。

进入高中,在前期知识积累和思考的基础上,佑宸又将实验的“魔爪”伸向了可怜又无助的小芝

借用化妆品的研发器材,佑宸和朋友在一番捣鼓之后发现日常只能被看作是燃料的芝麻梗包含能够清除自由基的成分,具有抗氧化的功能。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一篇题为《废材出黄金——芝麻梗抗氧化效果研究分析》的小论文就这样诞生了。果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佑宸一个不小心就把特优奖状抱回了家。

精力最旺盛的佑宸并不满足于科研和画画,剑道、直排轮等体育运动同样占有一席之地,玩的还挺溜。

这次在WLF科学T大会的海选上,佑宸向2013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兰迪·谢克曼(Randy W.Schekman)发出提问:细胞生物学的研究目标是什么?如果以后要从事和生物相关的纯粹学术研究,学者需要具备怎样的思维?让我们一起期待谢克曼教授的回答吧!

最后,让我们再欣赏一幅佑宸的得意之作——一只进入甜甜梦乡的无尾熊吧。佑宸说,画画能够将自己的情绪和思想汇聚在一起,而画作中颜色的饱和度、明度和亮度则决定了读者对作品的直接感受,因此在作画的时候会特别考虑各种笔触的细节把握。尽管这幅蜡笔画完成的时间比较仓促,但因为画面的主体非常明确,人们可以一眼就看到沉睡着的小小无尾熊,因此非常喜欢。

 

 

热门推荐